广告投放

美联储的乔治:降息“不太可能解决”贸易不确定性

广告投放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fed)一位重要政策制定者表示,降息不是对贸易担忧的恰当回应,这表明美联储内部在如何正确回应白宫与中国之间的口角上存在分歧。

堪萨斯联邦储备银行行长乔治(Esther George)对雅虎财经(Yahoo Finance)说,美国经济前景的不确定性越来越大但他对美联储政策在解决这些担忧方面的效力表示怀疑。乔治是今年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的投票委员。

“降息不太可能解决这种不确定性,” George在jackson Hole研讨会间隙表示,”当我考虑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政策将如何发挥作用时,我就会考虑到这一点。”还是我们应该考虑其他因素?”

(参见:美联储的乔治:现在就判断下一步的利率走势还为时过早)

值得注意的是,乔治•布什在7月31日投票反对美联储降息25个基点的决定,他表示,美国经济前景还没有黯淡到需要放松政策的地步。周三公布的会议纪要显示,美联储官员提出了一系列政策建议,从降息50个基点到根本不降息。

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7月31日)为降息25个基点的决定进行了辩护,他表示,降息是必要的,以“防范贸易紧张带来的下行风险”。他指出,由于不确定性,企业已经削减了资本支出。

降息几天后,特朗普威胁要对原计划于9月1日进口的3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新一轮10%的关税。在这一消息导致市场暴跌后,特朗普宣布他将推迟对一些消费品征收关税。

尽管乔治认识到,贸易政策和海外经济可能放缓仍存在风险,但她表示,在加息前,她希望等到经济前景明显转弱。

“不确定性是一个具有挑战性的问题。这并不意味着它不会影响实体经济,我认为这种不确定性越持久,我就越关注这个问题。”她补充说,一个例子将是对消费者信心的负面溢出效应。

消费者在美国经济中约占70%的比重,到目前为止一直是美国经济的一个亮点。美国商务部(Commerce Department)上周公布,7月份零售额增长了0.7%,超出预期,表明关税迄今尚未严重损害消费者活动。7月份,美国经济谘商会(Conference Board)衡量的消费者信心也出现反弹。

乔治说,降低利率实际上可能给金融系统带来新的风险。

“宽松政策旨在拉动需求。这可能导致更高的杠杆率,因为这会降低借贷成本。所以我想的是,在你也在关注经济弱点的时候,你还想继续利用经济杠杆吗?”

政策制定者表示,他们密切关注企业债务和杠杆贷款市场的累积。在持续低利率的背景下,企业债务和杠杆贷款市场已成为企业融资的热门来源。

波士顿联邦储备银行(Boston Fed)总裁罗森格伦(Eric Rosengren)也将企业杠杆率列为不放松政策的一个理由。

乔治说,她特别担心稳定,因为她所在的联邦储备银行辖区的农村性质,包括怀俄明州、科罗拉多州、内布拉斯加州、堪萨斯州、俄克拉荷马州以及密苏里州和新墨西哥州的部分地区。她说,对小社区来说,确保获得信贷是最重要的,因此她把银行系统的安全放在首位。

“作为一名银行审查员,我的背景一直是监管方面的,我的观点经常偏离稳定和经济如何与美联储的使命相一致?”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cs@sxzf.org.cn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