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投放

三大航空央企2018年财报公布 2018年净赚130亿

广告投放

三大航空央企2018年财报公布。

3月27日、3月29日,中国国航(601111.SH,00753.HK)、东方航空(600115.SH,00670.HK)、南方航空(600029.SH,01055.HK)三大航空央企,陆续发布2018年财报。三家航空公司合计实现营收3953.27亿元,均呈两位数增长态势;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30.28亿元,仅国航保持正增长。

其中,南航营收在三者中排名第一,至1436.23亿元;东航营收增长率位居第一,增幅为12.9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方面,仅国航保持增长态势,实现73.36亿元,增幅达1.33%,东航和南航分别下降57.35%和49.56%。而在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三家航空公司的净利润均为下降态势。

东航在2018年四季度获得了证金公司小幅增持。其中,证金持有东航的股权从三季度末的2.96%升至2.97%;证金公司在2018年四季度持有的国航和南航股权则保持不变,持有国航的股权为2.14%,南航为2.61%。

在客运方面,三大航空央企在2018年的客运率均保持在80%以上,其中南航客运率最高达82.44%,国航客运率最低为80.6%,且仅有国航客运率下降。

受益于三大航空央企中机队规模最大的南航,在2018年可用座公里(ASK)和收费客公里(RPK)两项重要指标和相应增长率均为第一。目前南航的机队规模达到840架,远超国航的684架和东航的692架,同时南航在2018年的机队规模增幅也位居第一,达到两位数增长至11.4%。

三大航空央企2018年财报公布 2018年净赚130亿

三大航空央企2018年业绩数据一览。

航油价格、汇兑收益依旧是重大影响因素

2018年,国航航油成本为384.81亿元,占营业成本33.42%,同比增加100.72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幅35.45%。对此,国航称,主要是受用油量增加及航油价格上涨的影响。

东航航油成本为336.80亿元,占营业成本32.89%,同比增长34.02%。具体而言,主要是由于加油量同比增长7.28%,增加航油成本18.29亿元;平均油价同比提高24.93%,增加航油成本67.20亿元。

南航航油成本为429.22亿元,占营业成本33.37%,同比增长34.57%。主要是由于国际原油价格上涨,以及飞行小时同比增加8.03%。

需要注意的是,三大航空央企均在报告中称,航油成本是公司最大运营成本。若国际油价出现大幅波动,进而影响公司经营业绩。

具体而言,国航方面,在其他变量保持不变的情况下,倘若平均航油价格上升或下降5%,航油成本将上升或下降约19.24亿元;东航方面,在不考虑燃油附加费等因素调整的情况下,如平均航油价格上升或下降5%,航油成本将上升或下降约人民币16.84亿元;南航方面,假定燃油的消耗量不变,燃油价格每上升或下降 10% ,将营运成本上升或下降人民币4292百万元。

3月29日,国家发改委表示,成品油增值税率由16%降低至13%。据此,国内汽、柴油最高零售价格每吨分别降低225元和200元,自2019年3月31日24时起执行。

受此消息影响,三大航空央企股价大涨超5%,其中东方航空涨停。

此外,汇兑的影响也不容小觑。

国航方面,2018年汇兑净损失为23.77亿元,2017年同期为汇兑净收益29.38亿元,主要是2018年内美元兑人民币升值的影响。

东航方面,外币负债主要以美元负债为主,汇兑损益对公司经营业绩造成较大影响。截至2018年底,如美元兑人民币升值或贬值1%,其他因素不变,则将导致净利润增加(或减少)人民币1.78亿元。

南航方面,美元兑人民币汇率的变动对财务费用的影响较大,假定除汇率以外的其他风险变量不变,于2018年底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每升值(或贬值)1% ,将导致股东权益和净利润增加(或减少)人民币1.95亿元。

行业竞争持续加剧

三大航空央企在2018年财报中对于航空市场的竞争加剧都有重点提及。

竞争主要来自于三方面,一是全球市场上竞争形势出现新变化,欧美航空公司强势出击;二是中国国际市场供过于求态势显现,二线城市争相开通国际中远程航线冲击三大航业绩;三是中国国内市场中,民营航空公司呈现上升态势,低成本航空公司兴起,以及高铁等替代性交通方式对中短程航线存在极大冲击。

值得注意的是,国航提及,国内三大航持续扩张国际市场,国内中型航空公司纷纷申请开通国际中远程航线,未来获取国际航权资源的难度可能进一步加大。此外,在前期市场准入放松的情况下,国内陆续成立诸多区域性航空公司,低成本航空浪潮不断兴起,国内市场竞争的激烈程度进一步加剧,公司未来的收益水平可能受到一定影响。

同时,国航表示,中国二线城市机场远程航线发展迅速,去枢纽化现象明显。随着航线范围的逐步扩大,国内拥有宽体飞机的航空公司均积极参与二线城市远程市场的发展。这将对公司的枢纽化运营带来一定的分流影响。

东航则提及了供应商风险,其表示,航空运输业具有高技术要求和高运营成本的特点。包括飞机、发动机、航材、航油及信息技术服务等关键运营资源的可选供应商有限,同时航空公司为降低运营成本,通常采取集中采购的方式获取运营资源。如公司主要供应商出现经营异常,可能对公司的生产经营造成不利影响。

对此风险,东航称,公司重点关注与生产运营高度关联的供应商,由供应商管理团队负责分析供应商的履约能力,定期开展供应商评估;持续关注与生产运营高度关联的物资品类市场变动情况,由业务采购部门负责收集、分析价格波动情况。

三大航空央企均对包括铁路在内的替代性交通运输工具存在担忧。

其中,国航态度较为乐观,认为短期来看,高铁既有线路的跨线经营、整体提速、增加频次、延长运营时间等措施加剧了对航空的分流;长远而言,高铁将改变中国经济地理版图,高铁与民航的竞合关系将使空铁联运成为打造国际枢纽的有力支撑。公司的国内中短程航线比重在同行业中占比最低,虽然会受到高铁的分流,但总体影响有限。

南航也比较淡定,其表示,公司与高铁网络重合的航线(特别是 800 公里以下的航线)的经营业绩在未来将受到一定影响。

东航则有较大担忧,其表示,铁路、公路及邮轮运输与航空运输在部分市场存在一定的替代性。随着铁路、公路及邮轮运输对国内民航市场的冲击呈现常态化、网络化态势,公司未来在部分航线上可能面临较大的竞争压力。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cs@sxzf.org.cn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