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投放

医生被打后…

广告投放

我的一个医生朋友前段时间被一个病人的家人打了,打了两拳,踢了一脚。毕竟,还是弱书生,然后跑到墙角,眼镜也飞了。

原因很简单,就是当得知病情后,家人拒绝治疗却拒绝签字。我那朋友也很难啊,万一因故后果再不积极对待就不堪设想了。并按规定上报上级医生和行政领导。

这应该没问题,但并非万无一失。为了以防万一,他拿出手机录下了公告。这没什么不对的。但病人家属并没有这样做,感情被记录在左拒绝诊断和治疗的证据上,于是气愤的尴尬之下,他给了十几个。

“我不是医生,你为什么问我这个?”这听起来很合理。但那是你家人的生活。你自己不敢冒险。你想为谁冒这个险?

当医生遇到危重病人或接受可能导致死亡或残疾的重大手术或医疗治疗的病人时,他们往往必须与病人或他们的家人交谈。一个是解释病情和严重程度,另一个是关于诊断和治疗的一些事情需要患者或家属的同意。

这就是完整的知情同意。这是法律赋予病人及其家人的权利,关乎生命,关乎金钱。这是积极的,受到病人及其家属的欢迎。

但是权利和义务往往是相辅相成的。在享有知情同意权的同时,也意味着承担相应诊疗所带来的风险。这是负面的,经常受到病人或家人的质疑或指责。

《中国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三十三条明确规定:“医疗机构实施手术、特殊检查或者特殊治疗,必须征得病人同意,并征得病人家属或者有关人员的同意和签字;不能取得病人意见的,应当取得家属或者有关人员的同意和签字;如果不能获得病人的意见,没有家庭成员或相关的人存在,或者其他特殊情况下,医师应当提出医学治疗计划和实施后获得批准的医疗机构的负责人或授权负责的人。”

第三十三条中国的医疗机构管理条例》也规定:“如果没有得到病人的意见,也没有家庭成员或相关的人存在,或者其他特殊情况下,医师应当提出医学治疗计划和实施后获得批准的医疗机构的负责人或授权人负责”。

这是没有争议的事情,但在实际工作中是有争议的。人们对知情同意存在广泛的误解,认为不懂医学的病人及其家属可以决定采取何种治疗。而是着眼于责任的一面,忘记这是一种权利。医生没有这样的权利,当然也没有义务为你承担相应的责任。

一些家庭成员拒绝签字诊疗,可以看出,对于心脏的诊疗也是觉得很不合适的,害怕未来被其他亲人和朋友说的不人道和不人道。也有很多家庭成员认为签了字的人将来可能要付钱,所以通常情况下,家庭成员越多,签的字就越少。在这些情况下,医院和医生可能是首选。

这句话也很好:“我不是医生,我怎么知道我会这么病呢?”

是的,我不是医生。我怎么知道我病得这么重?所以知情同意是一种手段,它不是基于言语,而是基于言语。医生只是替你看医生,不承担使用的责任。

人生是谁的责任最大,孩子是谁的责任最大,病人没有民事行为能力是家庭责任最大。这种责任不是想躲就能躲,即使主观意志逃避责任,客观也逃不掉。

尽管如此,那些想逃避责任的人总是试图找到一个大输家,一个替罪羊来减轻他们的罪恶感。它们不那么容易找到,但确实存在。最常见的是利用他人的善意和良知,甚至拿刀向亲朋好友行刺。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cs@sxzf.org.cn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