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投放

“让我们把这支黑色的音乐吹起来!”

广告投放

四十年前,在1979年7月12日,本该是一个古怪的宣传噱头,休克摇滚乐DJ史蒂夫·达尔销售记录在芝加哥白袜队的棒球比赛的门票Comiskey公园变成了丑陋的——当成堆的黑胶唱片,许多艺术家的颜色,被毁,成千上万的anti-disco暴徒,39人最终因行为不检,冲进了田野。达尔一直强烈否认WLUP电视台那场臭名昭著的“迪斯科毁灭之夜”有任何种族主义或恐同的暗示或意图,称“把这个事件和今天的宣传活动结合起来,在学术上是懒惰的,在地理上是不合适的”,所发生的事情应该“从1979年的角度来看”。

但许多人声称,在70年代芝加哥紧张、充满种族歧视的气氛下,达尔上演了时髦杂志《尼罗罗杰斯》(Nile Rodgers)中尼罗罗杰斯(Nile Rodgers)对“纳粹焚书”的描述,至少是幼稚和不负责任的。1979年,芝加哥豪斯豪斯音乐先驱文斯·劳伦斯(Vince Lawrence)只有15岁,他在科米斯基公园(Comiskey Park)当引风机员,买了自己的第一个合成器。

“史蒂夫无数次使用‘修正主义历史’这个词。我说,好吧,如果你想从1979年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那就这么做吧。”“在那个时候,你不可能是一个黑人在天黑后走在那个棒球场附近。它在黑人社区中广为人知,你可以引用我的话:“不要让你的黑屁股在天黑后在布里奇波特被抓住。”年轻人知道,这样他们很容易就能被击倒。这就是我看到它的镜头。偶尔被人当着你的面叫“n*** r”就是这种文化的一部分。所以对我来说,发生这样的事并不奇怪。”

Dahl最近从94.7 WDAI电视台被炒了鱿鱼,因为该电视台改用全迪斯科格式,他成了一个“迪斯科烂人!”十字军战士在他的摇滚站WLUP的新演出,又名“循环”。达尔的乐队“辐射少年”(Teenage Radiation)甚至录制了一首新颖的单曲《Do You Think I ‘ re Disco》(Do You Think I ‘ re Sexy),这首歌模仿了罗德·斯图尔特(Rod Stewart)的跨界热门单曲《Do You Think I ‘ re Sexy》(Do You Think I ‘ re Sexy)。“达尔没有回应雅虎娱乐多个请求就这篇文章接受采访,但在2016年essayfor中题为“迪斯科拆迁晚上没有种族歧视,没有反同性恋”(摘自这本书迪斯科拆迁:迪斯科死去的那个夜晚,他愤怒的写道,“从捍卫自己累死我了;他解释说,他的听众“对他们的(摇滚)音乐和他们的生活方式充满激情”。我参与其中,既是为了给迪斯科音乐腾出空间,也是为了建立一个社区,这样我就能保住我的工作。”

劳伦斯称自己是所有类型音乐的爱好者,他说当他那天去棒球场工作时,他知道达尔会在那里,他希望青少年辐射乐队能表演。他甚至在引座员制服下面穿了一件环状t恤。但他不喜欢达尔在广播中翻唱迪斯科唱片的新把戏。

史蒂夫·达尔(Steve Dahl)去了一家很受欢迎的摇滚电台,当时芝加哥的摇滚电台听众可能主要是白人。他会定期播放黑色音乐,然后用刮擦声把唱片从唱机转盘上撕下来,加上爆炸声效果。他会在一个种族隔离的小镇上反复这样做——比如,‘哟,让我们把这首黑人音乐吹起来!”劳伦斯回忆说。“芝加哥的种族隔离非常严重,很多人会说,在70年代,那里有种族主义的潜在色彩,尤其是在某些社区,(毗邻科米斯基公园的)布里奇波特就是其中之一。所以,我不知道史蒂夫是不是背着包走来走去,但如果他不是,那么他必须意识到,在他的粉丝群中有种族主义的基础,那就是中下层中产阶级的白人孩子。我的意思是,你几乎必须把头埋在沙子里到处走才能忽略它的存在。

“所以,他邀请所有这些人,对他们说,‘嘿,如果你穿得像那样,或者表现得像那样,那么你就是迪斯科,而不是我们中的一员。’”在描述他的“理想”群体时,他排除了一般黑人、西班牙裔,甚至一些意大利人,并呼吁那些不是这些人的人集会。去看看谁来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cs@sxzf.org.cn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